小尚的理想国认识论及自我意识的构建:你过的生活是你的生活吗?(万字贴)

小尚的理想国2021-01-16 06:21:00
纯理论认识说及自我意识的构建
我的思想都能在别的地方找得到影子,
我的生活是否还是我的吗?
文章的要点为:
一、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政治经济学及西方经济学的区别
二、学科和理论派别
三、理论解释力问题
四、再论理论与现实的关系
五、理论的可借鉴性
六、理论背后的利益
七、理论的创新和发展
八、自我意识的构建
九、结尾的段子:狗屎论
十、哲学和社科书单推荐

    本文讨论纯理论问题,相当于我对我在看书或分析(人文社科)问题时内在逻辑的一种简单梳理。然后,过段时间会比较忙,更新本号的频率会降低。

    好文章常看常新,不明觉厉,就分享吧,留着慢慢研究。

(各种求分享)

一、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政治经济学
及西方经济学的区别
    
    此点内容来源于本人目前所学的体验,因为有人问,就谈谈了,请大牛们留言指正。

    国内所说的政治经济学几乎是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等同起来的,不过有些学校也在政治经济学下细分了企业经济学等学科。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我个人觉得更偏向于政治学,而不是经济学,或者像一些社会学家所说,将这种经济决定论归为社会学的一种分析方法。而国外的政治经济学可以溯源到亚当斯密和李嘉图等人的古典政治经济学,这也是马克思思想的来源之一。那现在的政治经济学涉及的范围有公共选择,女权主义等内容。政治和经济力量都涉及互相的影响力,像我原来的文章指出的,政治力量作为一种价值或利益分配方式在矛盾不可协调时表现最明显。而经济力量更强调自由平等的交换而使互相的利益得到实现。但最近我都没法找到一个合适的概念来明确区分两种力量的区别,谁有更好的观点,请留言

    那就先按国内的政治经济学的内涵

与西方经济学做个比较。


    (1)在方法论上,政经强调集体主义,马克思的历史论以及在《资本论》里对经济的分析,都是以一个群体作为主要研究对象的。而西方经济学,特别是微经里,是按照单个个人和厂商的具体目标函数和约束作为分析的起点。特别是在完全竞争模型中,厂商和个人在完全信息和自由竞争的条件下,市场就可以实现最高的效率。

    (2)在处理个人与社会利益上。因为传统微经追求完全竞争市场,所以就要求个体所处的环境必须是:

人民币收藏价值

①物品产权明确,从而大家不会乱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②人们之间自由平等,从而大家之间缔结契约是平等的;

③信息完全,彼此知道物品值多少钱等。

    在完全竞争市场假定下,若每个人的个体的利益都得到了实现,那么社会总福利也是最大的。这也就是斯密的“无形之手”下的那句至理名言了:每个人都在追求自己的利益时,他在促进社会的利益,而且比他想真正促进社会福利还要好。概括来说就是“小河有水大河满”。而政经强调阶级利益,而统治阶级意志又抽象成国家意志,那么只有在国家利益或集体利益得到实现时,个人利益才能得到实现。也即,无产阶级要想保障自身的利益,那就要想着解放整个阶级。概括说来是“大河有水小河满”。


    这就涉及到了目的和手段问题。社会总目标的实现是以个体自由和利益得到满足为前提,还是我们要先对社会整体环境进行改变,这样个体利益才能得到保障?前者认为满足个人利益是手段,社会总目标才能达到。而后者认为社会群体目标得到实现,最后个体利益才能得到满足,也即总体利益实现是个人解放的手段。马克思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无谓对错。所以,我才在朋友圈里写下类似的话:“只关注每个个体案例,不关注社会背景,一个个体去对抗整个整体是很无力的,最终大家会选择“理性的无知。”所以,尽管我对马克思的分析方法有一定的批判,但不得不佩服他真的胸怀社会。

    (3)虽然广义的政经出现了数量分析方法,但国内政经基本上还是以文字叙述的分析方法比较多。计量方法的引入体现的是自然科学研究方法的定量分析在经济学中的应用。经济学也想通过控制变量来使自己从人文学科走入科学的殿堂。虽然计量经济学也受到很多批评,但用数学逻辑语言普遍来说比文字语言更有逻辑严密性。当然,考虑到有许多不可以获得数据的变量,这也是计量方法的缺点之一。但是,计量经济学在促进经济理论验证和发展上是有益的。

    以上不是本文的主要内容,能看到这里的朋友,接下来的才是干货了。而且基于大家的要求,我尽量举例子说明理论的一些应用。
二、学科和理论派别

    记得方福前老师在他《西方经济学主要流派》里开篇就介绍派别的区分方法(我看晕了)。看了那么多武侠片,每个门派的武功招式和心法不一样,很容易就区分出来了。但是想在同一个学科里面区分流派,那就复杂了。新凯恩斯学派和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同为西方主流经济学,两者的分析框架都是大致一致的,只不过假定不一样。而学过社会学基础的人都知道,一个社会问题可以用不同学科的理论来解释。例如,马克思用经济地位,女权主义用性别差异,经济学用理性人分析等等。学科的区别主要在于分析范式的差别,而不是利益主张或者价值取向的差别。学科内部的流派差别是在相似分析框架内由问题的假定和价值取向等差异造成的。所以,我们不能因为一个理论都对同一个问题有解释就将其归为同一学科,或者分析问题时用了同一个名词就把两个不同学科归为同一类别。例如,计算机编程语言中有些代码是一样的,但软件性能和运行程序是完全不一样的。

    说这些的目的是,学一个学科就要明白其分析方法和框架(看问题的视角),然后掌握了门派武功心法,剩下就是学些招式的问题了。
三、理论解释力问题

    多个学科都可能对一个问题都分析。

那么,这是不是他们之间只是分析角度不一样的问题而已?


    一个计量模型里,影响因素很多,总会有那么几个解释了绝大部分事实的变量存在,有了它们,虽然其他没那么重要的变量也可以解释部分问题,但解释力是相对弱小的(抓主要矛盾)。所以,对于同一个问题,所有能解释的学科可能都是对的。社会上没有那么多一条等式就能解释的现象。但是,在各自理论框架自洽的前提下,学科的高低就体现上理论的解释力之上而同一学科内的流派高低就体现在构建理由的逻辑上谁更严密和更说得通。因此,两个理论,没有谁就必然错(因为在人文社科领域,几乎都是以人作为研究对象,人是复杂的,一个理论总容易找到合适的解释对象),但是会因为解释力和逻辑的严密性差别形成高低之分。比如,在解释社会生产关系问题上,马克思主义占优,但到了经济增长或者货币问题,西方经济学就占优了。因而,在区分了理论流派之后,要从理论的解释力强弱上去评价理论的高低,而不是简单地以这个理论有解释力抹除两个理论的区别。再一个,为何在经济学帝国之下,其他学科仍有一席之地?那是因为经济学再牛,应用再广,有些学科对于一些问题是比经济学分析框架更有解释力的。

    社科理论基本上是从社会现象中提炼出来的。但这些理论,按照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观点,我们会面临一个理论解释力的另一个问题(其实是适用范围)。也即,居于当时情况提炼出来的理论,即使能很好地解释当时的情况,但能不能解释另一个现象是需要再考虑的。只有能被验证的,具有内在因果稳定性的理论才能上升为规律。而规律就是在相似的条件下,即使时空转移了,还是能极大地解释事件的因果关系。因而,在谈规律问题时,我们一定要注意时空转移了,原有因果关系消失或者无法被验证的,都不是规律,而原发生事件不过是“特例”。总的来说,理论的解释力狭义上是对特定事件的解释,而能被再次推移到别的事件上就可以慢慢衍生为规律。但是社科上的规律是极少的,具体可以参看卡尔·波普的一些著作,特别是《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这个观点的一个用法是:在面对中西问题时,不是盲目先反对,而是先看别人理论对问题的解释力的大小,然后考核两者的适用条件,最终确定是否接受新观点。所以,不是盲目否定自己,也不是盲目崇拜西方,而是看理论解释力的大小再定夺问题。

再来个简单的例子:人都要吃饭。解释的原因有:不吃饭就会饿,然后饿死。细胞的存活需要消耗能量,人类通过摄入有机物,完成能量转换,使身体机理得以延续。两个解释都是说得通的,很明显第二个更细致和有解释力。我们往往容易满足于一个简单的理论,用简单有用性来掩盖理论解释力的差别。就像很多传统中医一样,经验法则积累的有用性,在解释力和科学辨认机理上不如西医深入具体。想反驳的同学,请先回答这个问题:“帮我区分风寒感冒,湿热感冒,热火,虚火。”

四、再论理论与现实的关系


我的公众号有过两篇探讨理论与现实关系的文章。这里采用一种精英主义的视角去看待这个问题。最近出现的几件引发社会热议的事件,可以看出我国民众在处理新闻信息的能力上是有欠缺的,极容易受到媒体的左右,其中也和信息源单一有关系。在实用主义盛行的社会背景下,我们听到的更多的是“理论不符合实际”的论调,而很少听到“人的行为要向更好理论观念设定的转变”。所以,高校经常被媒体套在象牙塔里,而不是将高校视为新社会思潮的发源地。我曾说过:“大学生不一定都要成为创新的人,而能像细胞复制遗传信息,传递智慧之光也是社会的一种进步。”因此,我们要重新审视理论和现实之间的相互作用的关系,而不应该简单地“理论不符合实际”来作为懒惰,不思进取的说辞


理论本身就是对现实的简化,抽象出来的认识。好的理论需要很好地协调对现实的解释力和简洁性。换句话说,理论本身就是和实际有偏差的。而且为了理论的逻辑一致性,一个统一分析框架和范式下的理论必须要对社会的一些案例进行剪切,而不能全部囊括社会的方方面面。波普提出科学是可证伪的,那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要么是简单的常识,要么是两头堵而没有实际具体指代性的“套套”理论(参见张五常《经济解释》)。

现在考虑一个社会认识出现偏差的例子。高中学过受力分析的同学脑补下一个三力平衡的例子。假如你清楚地知道社会合理的认识方向是水平向右的,这时候,如果你仅仅以水平向右的理论去调整偏差,那么现实还是与水平方向有偏的(合力方向与水平方向成大于0的夹角)。所以,你就需要用听起来更偏激但更有效促进社会偏向调整的反方向提出理论,也即你要是崇尚自由,那就自由到底,留有空余,有人就会在现实里钻空子。这和社会新闻热点讨论也是如此,一条粉丝热爱值轴上,最左边是最讨厌你的人,最右边是最喜欢你的人。然后假如你发表的观点对现实不痛不痒,你只能得到中间值的人关注和认可。那么,你要是在最右端(当然合乎逻辑),那么所有人都起来关注你了,不管是挺你的,还是贬你的,还是中立派都会觉得你过了(心机婊不)。最后,你会发现,社会公众的讨论其实是慢慢回归到一个不错的平衡点的。

顺着以上逻辑,顺便谈下全盘西化问题。对于某项制度,很多人还是理想化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想法。在这个问题上,我一直只能本着就事论事去讨论,而不敢随便宏观给两个体制下定论。一方面,确实世界是在交融中进步。而另一方面,一项好的制度背后有许多文化,法律,观念的根植性(embededness),如果不全部移植过来,那么只能“橘生淮北则为枳”了。所以,学习西方,完全西化也没有错的(有点像康德的统一论道德哲学)。社会太复杂,人性太固执,好的理论,不被人接受,那只能被扔在不符合现实的废物里。
 
五、理论的可借鉴性


先介绍两个概念:第一自然特征和第二自然特征。第一自然特征是指地理,空间位置等特性,每个空间上都是独特的。第二自然特征强调人类文明活动形成的特点。第二自然特征是社科研究的重点。理论的可借鉴性是在提供理论建议时最需要注意的。如果只能在某一地点才具有意义,如特定矿产区在地球的其他位置是难以复制的。在中国,讨论的最多的是中西问题。我们很少听到中西体制的争论问题,那是因为我们默认非洲的体制和我们关系不大。这样就引入了理论的可借鉴性的一个内在基准:人性的相似性和相对稳定性。


经济学成为社科帝国的原因是经济学以人性的趋利避害作为分析的基准,从而形成接近自然科学可以反复验证的“规律”理论,而增强了理论的科学性。在理论的可借鉴性问题上,虽然将自然资源(第一自然特征的特殊性)纳入分析改变了经济的一些分析,但是衍生于西方文化的经济学在中国越来越有市场。为何中西问题争论如此之大,那一个原因肯定是中西理论在人性共性的基准上可以在生活中得到了验证,而这些验证可能是反复的。当规律出现反复时,(虽然我不喜欢社会规律的说法,因为人的行为往往是因情景而异的),那么基于人性稳定性的一定时期的社会规律(人行为反应的重复性)就形成了。

理论的可借鉴性是很复杂的,人性的共性为不同地区的知识交流类似于货币为不同商品提供了交易媒介一样。内在性质的相似性就像大家共同承认的货币价值。人性可能是简单的,而理论借鉴性出现偏差,可能在于面对不同情况时候,偏好和约束引起了差异。这时候情况就复杂了,要是不可改变的因素(如第一自然特征),那就只能“特色”。而要是仅仅是因为认识导致的偏差,那么行为是可以调整和修改的。

到了这里,又要回归理论的解释力问题了。单纯地划定中西意识形态,那绝对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做法。这个年代大肆谈东西问题,思维已经停留在了冷战时代,迟早被不断交融的全球化趋势所抛弃。一刀切中西意识问题,而不具体到差异上,这种做法是盲目的。假如一个理论更有解释力,而且能通过调整行为带来更大的社会改进,就不应该区别东西问题(事实上可能会涉及利益分配,接下来会谈)。

以南北早餐来解释下这个理论。首先,如果早餐形式是不可以改变的地区特色或者独特偏好,那么非得用广式早餐来论证北方早餐的不精致是不合理的。另一种情况假定广式早餐代表了一种更高的生活体验(反过来也一样),北方和广东人都已经适应了原有的早餐口味了。在对生活的影响上,虽然早餐的影响没对制度的偏好大,但如果北方的人们愿意,并且有能力,那么稍微借鉴性广式早餐的做法就可以提升生活的体验。因此,借鉴更可行的方法,不是南方北方两派在争论谁的早餐更好吃,而是大家互相尝尝,自然就容易得出偏好了。在评价制度的问题时,早餐问题的比喻就显得简单了,而且纠结于苹果还是雪梨更好吃是奇怪的。但如果是同一类理论,经过两者间比较后,再借鉴更好的,才是促进社会进步该有的心态。也即,学科上的发展那就比比解释力,理论的可借鉴性价值就是在充分认识理论之后看哪个对现实改进更好。

有个理想化的做法就是借鉴罗尔斯的“无知之幕”的做法。正义论里的“无知之幕”是大家都不知道自己原有的身份的情况下,会选择一种更偏向于社会平等的制度。而对一个制度或事物的偏好也可以理想化地让大家脱离原有的偏好,在一种无知的条件下,选择自己最喜欢的。大前研一在他的《M型社会》里谈到一个例子:“日本人偏爱国产,请日本主妇们品尝澳大利亚、美国、日本等几个地区的牛肉(用最简单的做法保留肉的风味特色),然后请她们评价哪个最好。未告知肉的来源时,大部分主妇选了澳大利亚的牛肉。而当被告知她们这是澳大利亚的牛肉时(日本人排斥澳洲牛肉),她们的反应是‘怪不得有股臊味’。”所以,无知之幕之下(也即摒弃偏见)判别理论的可借鉴性是个不错的方法。
六、理论背后的利益


实质重于形式,理论的名词用哪几个字表示不是最重要的。概念就是弄清“是什么”,所有没有弄清楚“是什么”就讨论“该怎么办”的问题的理论根基是不稳定的。有些名词是不需要讨论就能用,例如,我要建个房子,需要石头,石头的多种科学内涵定义可能对我来说不是关键的,也即名词的定义不影响我的目的。这些词往往是有具体指代物的。另一种是我们要谨慎使用的名词,这些名词的定义会影响我们的使用目的和效果。例如,自由,民主等抽象名词,人们可以会根据其价值取向或者所代表的利益而赋予这些名词不同的内涵。比如自由就可以分为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那么,我们对一个抽象名词的解读,第一步就是要确定其定义,也就是不仅要看形式,更要看里面的实质。


社科理论里,不涉及利益的争论可能是:闲着没事干;无厘头吵架;转移矛盾等。而持久的争论,愈演愈烈的争论必然是背后所支持的利益出现了分歧。举个例子吧,英国历史上对“谷物法”的争论背后就是传统地主(农场主)与新兴资产阶级利益对立。马克思的理论的代表的利益是受剥削的工人。我有时会认为,社科理论的终极问题是对利益分配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最赤裸,最难解决。所以,对于一个经济和政治的问题,要时刻留意下理论背后真正的利益立足点。送一句正能量的话:在面对利益的分歧时,历史和正义往往站在善良这一边。

利益争论并不一定局限于不同群体的利益争论,也有对同一群体的长短期争论问题。
七、理论的创新和发展

大一时候在一本期刊上的一篇文章里看到成为一个领域的创新人才需要的条件。我列出其中两点:(1)在一个领域里有将近10年的研究;(2)良好的书面或口头表达能力。第一点就不多说了,厚积薄发。第二点是保证你的能清楚准确表达你的观点,说不出来的,怎么算创新(当然可以做出来)。所以,写作和说话起码有一个是有必要的。我再加一个:好奇心和求知欲。

我没啥创新的东西,所以这里不是教大家如何创新的,而是对理论创新的讨论。鉴别自然科学领域的创新是比较容易的,而在人文社科里创新是比较难的。学习人文社科专业的同学可能会发现这么一个现象:想破脑袋以为搞出了自己个新理论,不小心一看书,又被人家几十年前提出来了。虽然人类文化在变化,但人性似乎还是相对地稳定,那么上千年的对人性的讨论已经把很多问题讲得很清楚了,剩下的是如何选择和怎么做的问题了。所以,最取巧的研究角度不是刻意去开发一个新的理论体系或者范式,而是用理论解决实际问题,以问题为导向研究理论

那这样如何界定社科内的理论创新呢?我又想到了计算机代码了。代码是计算机的语言,语言是共同的,但不同代码的组合却可以形成不同功能的软件。那么社科理论的创新是不是也可以看成多种对人的认识的理论的组合,然后形成更有魅力的理论体系。虽然我们可以在理论内部找到不同的来源,但是是需要学术功底才能把这些理论糅合成一个合乎逻辑的体系,这也算是创新的。而有些人总是以别人的创新不够大,听起来不怎么样。但听得懂和能说出来是两个级别的,就像你忽然知道了一道数学证明题的提示后,而觉得这个解法简单一样,当时为何你想不出来呢?


另一个理论的发展必然就是对原有的理论的否定和重组,想一味地保全原有体系,又谈发展是不可能的。古人一个词就说过这个问题了:不破不立!

现在谈一下“二元辩证法”对理论创新和发展的阻碍发展一个理论就不可避免对原来框架的批判,而我提出了个取巧的但更现实的理论的批判形式。一种是最牛逼的形式,从原来理论的框架到其社会实际影响进行评估,从根基到实际效果进行整合。另一种是即使我对原有理论框架的了解是模糊的,但我知道其实际效果,那么以“问题导向”的方法就旨在解决现实问题。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加上中国的实用主义在社会上形成了一种怪异的价值观。具体表现为:凡事都有正负两面,只要对现实没有太大的影响,就凑合默认这种情况了。这样的负面效果表现一是:辩证法成了一种非黑即白的二元论,而忘记是世界可能是多元的。例如人不一定只有感性和理性,还有协调两者的灵性(罗素三元论)。表现二是:承认了世界的不完美性的结果不是去追求完美,而是放任现实。每个社会都有不完美的地方,但我们不应该放弃对现实的改进,以及对更美好生活的追求。对于理论创新也是如此,并不是正负两面都谈到的人是最有说服力的,拒绝停留于表面和对一个方面不断拓深对人类的理解,这才更可能是一个创新的理论的深度。

最后谈一下“大词”对理论创新的阻碍。马克思主义的集体主义分析方法渗入到了社会的许多方面,个体主义分析方法的存在是说明其有比集体主义更有解释力的地方的,反之亦然。我所指的“大词”是指我们常见的“国家根本”、“国家安全”、“民族的未来”等词语。这个观点的直接来源是北大教授周其仁的一篇文章。每当我们讨论一个问题时,在需要对现实做出调整时,有人就开始用这些大词扣帽子,说你危害国家安全,危害我党的领导地位等。和平年代的需要全民警惕的国家安全问题是需要有情景设定的,不然总需要人们每天的生活里都挂着国家安全或意识形态问题,就是一种冷战思维。可能到了最后成了一个“狼来了”的问题。和平年代,主体上应该是国家管安全,普通人管建设社会主义,遇到战争等特殊情境的时候,我相信每个热血的中国人不需要宣传就一定会奋起保卫中华!因此,在和平年代,这种胡乱扣帽子的方式是一种文革遗风!想起一篇写李佩先生的文章的几位老先生讨论钱学森之问的一段:
北大教授陈耀松说:“要靠民主。”
郑哲敏教授说:“要有自由。”
李佩先生说:“要能争辩。”
理论创新是在一片砂砾中寻找最闪亮的金子,不去淘,不去寻找最有解释力的,只有自己陷入泥淖。
八、自我意识的构建

“我的思想都能在别的地方找得到影子,
我的生活是否还是我的吗?”

单纯从理论的认识上,我就啰嗦了几千字,别说这世界上有多少种理论和生活方式了。我们一直活在不同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之下,谁又不是都活在别人的观点之下呢?然而,如果我们这样想,我们的生活就没有意义和新意了。和社科的理论创新一样,我们都是独特的个体(第一自然特征),而同时又可以通过组合不同的生活方式(第二自然特征)来构建我们最期待的生活。谁能否定我们的生活不都是人类史上崭新的一页呢?

那既然自己的生活方式都能找到别人生活的影子,

我们何苦去寻找自我意识?


自我意识的一个判别标准是:我们是不是对这种意识有自主掌控意识?自我意识是我清楚地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这样做,这样做对我有什么用。而在一个信息膨胀的社会里,我希望能在充满砂砾的信息中找到闪亮的金子。我不是无意识地活在别人操控下的傀儡。我守得住共同的道德底线,而同时我所选择的生活方式对我有意义,对这个社会有价值。所以,以一种“实用的”观念去看待意识来源的问题,关键不在于意识的流派,而在于是否对现实有帮助,而又是否是解放了自我之后理性的选择。

        自我意识的构建的方式听起来有点像悖论(paradox):通过多了解不同的意识和价值观,最后构建自我的价值观,通过在寻找别人的过程中寻找自己。在这些纷繁复杂的信息中,你有自己的一套分析方法,去主动判别和吸收不同的观念。
九、结尾的段子:狗屎论

能坚持看到这里的人,可以听段子了。
        有一天我和发了两篇《经济研究》的师兄(师兄是研究金融的)谈我的“狗屎论”。
        我:“金融资产的变化可以用很多理论解释,例如凯恩斯选美论,Fama的有效市场假说,还有信心论,实体经济论等,太复杂了。”
        师兄:“确实,做这一块的大牛都研究到没法研究的地步了,太复杂了,影响因素太多了。”

…………


        “金融市场偶然因素太多,引发价格变化的因素很难掌控。比如我是一个可以影响市场的人,然后我出门踩了狗屎,很不开心,决定抛售我的股票,然后引发了市场的连锁反应。最后各种经济学家都拿许多理论来证明这场危机,其实他们都错了。原因是因为的踩了狗屎,不是信心,也是信息,也不会选美论。”

        很明显,“狗屎论”在很多时候不具有借鉴性。而经济学一般以“理性人”的假定去分析问题,也就是“狗屎论”的非理性行为是有可能的,但我不会一直都踩狗屎,或者人不会一直做明知的伤害自己的事。所以,经济学适合看长期,金融要解决的是很多短期的问题。而在许多解释资产变动的理论里面,只能具体到实例,而反复出现的就成了一种理论。而我的“狗屎论”很明显只是一个段子,即使在我假想的例子里是最有解释力的,但因为个性太强而失去了解释下一个问题的解释力。剩下的普遍和特例的问题交给大家去思考吧。
十、哲学和社科书单推荐

1、卡尔·波普
   《猜想与反驳:科学知识的增长》、《历史决定论的贫困》、《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2、哈耶克
   《通往奴役之路》、《致命的自负》
3、黑格尔
  《逻辑学》、张世英《论黑格尔的逻辑学》、毛泽东《矛盾论》和《实践论》
4、三巨头
   《资本论》、《国富论》、《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
5、正义方面
   诺齐克的书,罗尔斯《正义论》,桑德尔《公正-该如何做是好?》,Mill《功利主义》和《论自由》
6、哲学史
   《西方哲学史:从苏格拉底到萨特及其后》,罗素《西方哲学史》,《大问题》,《苏菲的世界》,《哲学是什么》
7、弗洛伊德 《论文明》
8、《顾准文集》
9、比彻姆《哲学的伦理学》,威廉·亨利《为精英主义辩护》
10、乔治·奥威尔《1984》,《动物庄园》
11、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旧制度与大革命》
12、秦晖《共同的底线》,《十年沧桑》
13、刘瑜《送你一颗子弹》,《观念的水位》,《民主的细节》加资中筠的欧美社会系列
14、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15、米塞斯《人类行为的经济学分析》
16、《没有上帝的宗教》
17、钱穆《中国经济史》,《中国历代政治改革得失》结合梁漱溟的书
18、《生命是什么》,《寻找薛定谔的猫》

作者:林庆尚,人大经院
觉得不错,就转发吧~谢谢啦
封面图片来源于百度图库。
 
关注我吧
小尚的理想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