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珍:中国商业银行大量关停社区支行的思考 |华山论剑

清华金融评论2020-12-05 15:37:18

文/中国金融作家协会理事王玉珍


Golden Quote

         社区支行的发展本来就是与银行科技发展背道而驰之举,随着银行4.0的转型,社区支行必须赋予新的内涵和功能,必须重新定义其存在的价值,否则社区银行的消失就是不可避免的。

——王玉珍

2017年以来,商业银行关停社区支行的报道屡屡出现在报端,2018年以来,关于社区支行关停的消息越来越多,这让原本火热并对普惠金融寄予厚望的社区充满了疑惑。


有报道称,最近4个月五大国有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含农合社)、外资行公告营业网点关停数量达326家,其中,被关停的银行社区支行和小微支行占比过半。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社区支行不但热情不再,而且沦落为关停的程度呢?


中国社区银行始于2010年,第一家社区银行是龙江银行“小龙人”社区银行,2010年4月,宁波银行启动社区银行战略;5月,上海农商银行首家金融便利店在徐汇天平街道开业。自2013年6月以来,商业银行点燃了对社区银行的热情。


当时绝大部分股份制银行认为社区银行是国内商业银行发展的市场新蓝海,纷纷社区银行的发展作为重要的发展战略,继6月兴业银行获批在福建省开出第一家社区银行之后,民生银行提出了要在三年内设立超过1万家金融便利店的宏伟目标,光大银行则计划2013年内推出200家社区银行网点,浦发、中信、平安、华夏等股份制银行也都积极跟进社区银行。


而地方商业银行也不甘寂寞,长沙银行宣布将设立100家社区银行。社区支行如雨后春笋般一发而不可收拾,到2016年6月末,民生银行持有牌照的社区支行达到1605家;同年10月,兴业银行社区银行网点已达1080家。2015年末,平安银行持牌开业的社区银行304家。


但是任何事情都是来得快也就消的快,社区支行的畸形发展马上就遇到了问题,这个问题的起源是2013年底,银监会发布了《关于中小商业银行设立社区支行、小微支行有关事项的通知》,即“277号文”。这个文件对社区网点的业务模式、风险管理等提出了细致的要求。


这个文件无疑对社区支行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规范性作用,但是规范和创新从来都是一个硬币的两个方面。文件在几个方面提出了规范要求:


一是挂牌经营,这对文件下发前已经大量设立并运营的民生银行等是一个冲击;


二是不设立柜台,所有的单证处理必须回到挂靠的管理支行,这导致社区支行成立之初的网点延伸成了残缺之角;


三是不动现金,社区支行只能受理开立借记卡、申请信用卡、非现金代缴水电费、非现金购买理财等,这与商业银行设立社区支行的初衷有了较大的距离;


四是明确了社区支行应分为“有人”和“无人”两种模式,前者要求持牌经营,后者必须24小时自助。


“277号文”下发后,由于持牌的要求,民生银行在北京地区关闭了近一半的社区支行网点。2014年6月,银监局正式发放社区银行牌照。到2014年11月2日,民生、光大、兴业、浦发、平安获得牌照的社区支行数量分别为406家、286家、232家、118家、71家。


而社区支行成本过大、业务偏小、规模不足、收益过低也让社区支行如同鸡肋,再加上近几年银行盈利能力的扩张下降,银行业务离柜率上升,银行需要压缩成本,实现业务的转型,特别是人工智能的发展和银行科技服务4.0的广泛应用,银行业务对网点的依赖日益降低,社区支行更显得生不逢时,社区支行的大量停撤也就在所难免了。


社区支行的发展本来就是与银行科技发展背道而驰之举,随着银行4.0的转型,社区支行必须赋予新的内涵和功能,必须重新定义其存在的价值,否则社区银行的消失就是不可避免的。


数据统计显示,近年来,银行关闭传统营业网点的速度大大加快,2017年银监会有关终止营业网点的批复高达1426份,创近6年来的新高。而今年1月初至2月7日,银监会已经批复约110家银行营业网点终止营业,其中今年1月份共批复105家,而在2017年1月份,银监会共发布了67家银行传统营业网点终止营业的批复公告,今年1月份营业网点关停数量同比增长56.71%。


一方面以马云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对银行的颠覆从来没有停止过,曾经的支付宝和微信的二维码支付颠覆了传统的银行卡支付方式,2009-2015年间,我国非现金交易规模及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均大幅提升,2015年更是实现了爆发式的增长。


2016年,全国共办理非现金支付业务1251.11亿笔,金额3687.24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2.64%和6.91%。2017年交易规模或超200万亿,从而导致银行网络银行、手机银行的快速发展,银行业务呈现较高的离柜率,银行的网络交易数量的巨大增长。


据银行业协会数据显示,2016年银行业金融机构离柜交易达1777.14亿笔,同比增长63.68%,离柜交易金额达到了1522.54万亿元,行业平均离柜率达到了84.31%,其中,民生银行的离柜业务率已经达到了惊人的99.27%。广发银行、建设银行、中信银行、招商银行、浙商银行、农业银行、光大银行的离柜业务率也均超过了95%。


而离柜的根本原因是许多银行都配备了智能柜台机,这种机器设计非常人性化,功能包括个人开户、个人贷款、电子银行、转账汇款、个人外汇、信用卡、投资理财、产品签约、综合查询与打印、生活服务、公司业务、挂失、换卡、激活新卡、个人信息修改、申请优惠、睡眠户激活、修改密码、手机号码维护等19大类100余项个人非现金业务。


另一方面,银行科技的大量发展和进步,特别是银行科技4.0的升级和换代,银行的大裁员已经呈现出明显的趋势,近3年,国有大行的柜员从2014年的减员1.7万余人到2016年的骤减5万余人。


2017年,对银行和互联网巨头来说,最大的新闻是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五大银行与互联网巨头进行了紧急联姻,开展合作。


2017年3月28日,中国建设银行与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集团签署了三方战略合作协议。按照协议,蚂蚁金服将协助建设银行推进信用卡线上开卡业务,为此前无法覆盖的人群提供信用卡服务。双方还将推进线下线上渠道业务合作、电子支付业务合作、打通信用体系,共同探索商业银行与互联网金融企业合作创新模式。


2017年6月16日,工行与京东签署金融业务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在金融科技、零售银行、消费金融、企业信贷、校园生态、资产管理、个人联名账户乃至电商物流展开全面合作。同时还将打通线上线下。未来,双方将会合作开发新的服务模式或创新产品,对整个中国金融行业创新起到推动作用。


2017年6月20日,农行和百度宣布牵手。合作领域主要是金融科技、金融产品和渠道用户,双方还将组建联合实验室、推出农行金融大脑,在智能获客、大数据风控、生物特征识别、智能客服、区块链等方面探索。同时,农行与百度合作成立了“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在智能金融服务领域展开深度研究,推出农行金融大脑。未来,双方的合作将会在资产证券化、虚拟货币及产业互联网金融等方面进行探索。 


6月22日,中国银行与腾讯云宣布合作,在内蒙古自治区正式挂牌成立“中国银行—腾讯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双方重点基于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全面开展深度合作,共建普惠金融、云上金融、智能金融和科技金融。未来,双方将继续深化金融科技领域的合作,逐步搭建总对总的金融科技云平台,充分发挥中国银行的业务资源优势与腾讯集团的先进科技优势,在客户需求洞察、风险管理体系建设、金融效率提升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


2017年8月22日,交通银行与苏宁控股集团、苏宁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在上海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智慧金融、全融资业务、国际化和综合化等领域展开全面深入的合作。目前,已经设立“交行—苏宁智慧金融研究院”,双方重点开展云计算、数据处理技术、人工智能、VR/AR等前沿基础性科技及智能商务、智能交互等跨界合作研究。


由此可见,裁员和裁撤网点是商业银行的必由之路。而社区银行也许是生不逢时,同样,随着商业银行科技进步的加剧,这种趋势可能还有增加,而留存的网点也会进行科技化的改造。


如今,随着银行4.0和金融科技的广泛运用,智能银行网点建设已经在商业银行出现了一些可喜的成果。


农行北京分行新版“掌上银行”、自助机具“刷脸取款”、特色贵金属等新产品、新设备,让客户感受智慧化、综合性的服务体验。


建行北京分行推出“智慧柜员机”,也让人瞩目。


中信银行的智能银行产品是智能投顾产品“信智投”,是融合人类智慧和人工智能的“双脑引擎”模式,既有投研专家前瞻性市场分析和底层产品专业调研,又运用大数据、投资模型、智能算法弥补人类在计算能力上的不足。


平安银行借助科技力量推动智能零售银行转型,是真正以客户为中心的颠覆式革新,是基于互联网思维,通过科技引领、组织敏捷形成的“金融+互联网”的智能化零售银行新模式。其零售智能新门店--广州流花支行这一纯零售网点,实现了客户线上线下数据的打通,依托平安集团在人工智能领域,包括人脸识别技术、声纹识别技术、预测AI技术、决策AI技术以及区块链技术等金融科技技术的平台优势,构建了以“智能化+O2O+客户体验”为核心的服务体系。


浦发银行推出智能投顾服务“财智机器人”,从客户大类资产配置和线上线下服务角度出发推出了系列新功能。


招商银行的摩羯智投、兴业银行的兴业智投、光大银行的光云智投等都在近两年陆续上线。


广发银行推出自主研发的智能投资理财平台——“广发智投”,将专业投资理财分析与人工智能相结合,综合现代资产组合理论和投资者偏好为投资者提供个性化理财建议。


当前,银行业已全面步入数字化时代。利用数字化渠道获取金融服务已成为主流,而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生物识别及移动互联等Fintech技术也正在引领金融创新。在这种形式下,社区支行只有两种可能的结果:要么关闭,要么置换成智能化的新网点,何去何从只能试目以待。

 

 本文编辑:王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