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是场竞局,股票是多方竞局,股票竞局各种特点的相互作用,股市赚钱难度平均化原理,现实博弈.

K线技术引导2021-01-24 12:08:16

什么是竞局?竞局起源于利益的争夺,有利益的争夺是形成竞局的基础,参与竞局的各方形成相互竞争相互对抗的关系,以争得利益的多少决定胜负,一定的外部条件又决定了竞争和对抗的具体形式,这就形成了竞局。如围棋对局的双方是在竞争棋盘上的空,战争的目的经常是为了争夺领土,古罗马竞技场中角斗士在争夺两人中仅有的一个生存权,武林中人的决斗常常是为了争夺名誉,而股市中人们所争的很实在,就是金钱。有一种资源为人们所需要,而资源的总量有限,这时就会发生竞争,竞争需要有一个具体形式把大家拉在一起,一旦找到了这种形式就形成了竞局,竞争各方之间就会走到一起开始一场竞局。所以形成竞局有三个要素: 1 )竞局的参与者, 2 )所争的资源, 3 )竞争的具体形式。股市同时提供了形成竞局所必须的两方面条件,所竞争的资源和竞争的具体形式,于是几千万股民聚集到了一起,形成一场空前规模的永无休止的大竞局。


  竞局起源于利益的争夺,人们之所以会参与竞局是受到利益的吸引,所争利益的性质直接影响到竞局的吸引力和参与者的关注程度。一般来说,所竞争的东西越重要则吸引的人越多,参与的人越投入,于是竞争也越激烈。比如,小孩子游戏,赢者奖一块糖,或者根本没有奖励,只是赢了个胜利而已,这对一般人是没有多大吸引力的,只是个游戏不会认真参与,但也有些对胜利看得很重的人会执着的参与进来。很多人是不愿意为了金钱而参与竞局的,对这种人,股市并没有吸引力,但也有的人虽不看重金钱,但却看重成功,金钱对他们来说只是股市成功的一个标志,这些人参与股市竞局会比为金钱而来的人更认真,更富有敬业精神。再如职业棋手的比赛,胜者可以获得高额奖励,但奖金的动力对真正的棋手来说并非是最大的,胜利在棋手心中的分量比奖金更重。在各种争夺中,生存权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最重的,生存权受到威胁时,大部分人都会起而参与,如角斗士间的决斗;比个人的生存权更重的是多数人的生存权,如缺水地区对水资源的争夺,国家之间对领土的争夺,背后都关系到国民生存权的问题,即便是能对个人生死不看重的人,至此也是不得不争了。所以,竞局所竞争的利益越重要竞局就会越激烈,参与者对所争看得越重,则竞局越激烈。涉及到多数人生存权的利益争夺引发战争,这种竞争最为激烈参与的人也最多。股市涉及到每个人的金钱利益,其重要性是仅次于生存权的,所以竞局的规模和激烈程度也是仅次于战争的。

多方竞局的特点


  根据竞局中参与者的数量,竞局可分为双方竞局和多方竞局。多方竞局是一种最为复杂,难以处理的竞局情况,随着参与方的增多会演化出许多在双方竞局中没有的特征和规律。当前的学术界对这一类竞局还缺乏深入的研究。


  多方竞局降低竞局的对抗程度


  考虑一个双方零和竞局,此时,一方的获利就是另一方的损失,所以是一种直接的你死我活的对抗关系,不存在缓和的余地,竞局的对抗性最强。但如果是由甲乙丙三方构成的竞局,则每一方都以另外两方为对手,甲的获利是乙丙两方损失的总和,但具体到乙或丙个人来说,平均每个人只承担了损失的 1/2 ,当甲想在竞局中获得 15 分的时候,他相当于想平均从乙丙身上各获得 8分,对乙丙每个人的攻击意识只是总攻击意识的 1/2 。同理,对乙丙两方对甲的攻击意识也只有各自的总攻击意识的 1/2 ,而甲所承担的他人的攻击意识的总和也还是 1 。


  当竞局方进一步增多时,各方之间的对抗性会被进一步稀释,极端情况下,面对股市这种由巨量竞局方构成的竞局,人们甚至已经不容易感觉到它的攻击性了。假设中国股市有两千万股民,一位股民朋友入市的目标是每年从市场上赚到 20 万,那么,他的这个目标分摊到每个其他股民身上意味着他打算每年从每个其他股民身上赚 1 分钱,这个想法看来对每个其它股民的攻击性并不强。


  所以多方竞局具有分散攻击意识,降低各方之间对抗程度的性质,这个特点使得人们在参与其中时常常搞不清自己和其它竞局方之间的关系,不知道该以何种思路去参与其中,不自觉的放松了攻击意识和防攻击意识,在迷惑中解除了武装。


  多方竞局中个人之间的攻击意识虽然因分散而减弱,但总体上看每个人所承担的攻击意识并没有减少,因为虽然每个个人对他的攻击意识减少了,但他要受到来自多方的攻击意识,其中每一个人对他的攻击意识都不强,但加到一起就很强了。比如,股民中一种典型的利润预期是一年翻倍,假设一个有 100万元资金的人,他的攻击意识为要在一年内从别人那里赚到 100万元,这个攻击意识分散在整个市场,每个人只承担了一点点。假设每个股民的利润预期都是一年翻倍,那么市场上弥漫的攻击意识总和就等于每个人资金量的和,刚好等于市场总资金量。如果攻击意识是根据资金量的多少平均分配在每个人身上的,即钱多的人,别人想从他那里赚到的钱也多,承担的攻击意识也多,钱少的人,别人指望从他那里赚到的钱也少,承担的攻击意识也少,每个人分担的攻击意识和自己的资金量成正比,那么每个人承担的攻击意识刚好等自己的资金量。对那个有 100 万元资金的人来说,市场上所有人对他的攻击意识加起来刚好等于 100万,即要在一年内把他的钱赢光。


  所以每个股民应该意识到,市场上的其他人在从各种不同的角度计算,总的目标是一个,要把我的钱赢光。这可真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市场,可不慎乎?人在股市,就如同在进行一场以一敌多的决斗,敌人在从四面八方观察着我破绽,稍不留神就不知道会被谁所算。所以,要想在股市中取胜先要学不输,人之所以会输是因为存在弱点被人所乘,要想不输就要消灭自身的弱点,只要自己还存在弱点,就必然会被人所利用,因为有那么多人在从各个角度计算该怎样赢我,这么多人共同操作的结果,就成了一个象水一样无孔不入的对手,对付他的唯一办法就是把自己变得没有弱点。


  道家修行,欲夺天地之造化,以求长生不死,于是形成了一种和天地对抗竞争的关系。《阴符经》谓:“天地者万物之盗,万物者人之盗,人天地之盗也”。人与天地万物相互为盗,而人在天地万物的包围中,其竞局态势与股市中股民在整个市场的包围中颇为类似。道家想“积精累气”以求长生不死的目标,与股民想在股市中积累起财富的目标也颇为类似,道家在修道中采取的一些策略也值得我们借鉴。为了在和天地万物的这样一种不利的竞局中取胜,道家效法灵龟,采取了一种严密防守的策略。其修炼的基本思路是炼成金刚不坏之身,也就是“内气不出,外气不入,寒暑不侵,水火不伤”的没有弱点的身体,以此对抗衰老的自然进程。且不说这个目标能否真的达到,其思路倒是非常明确的。股民想在股市中长久的生存下去,并且越来越壮大,成为股市中的不死金刚,也要修炼自己达到没有弱点的境界。


  多方竞局中各方之间的对抗性会发生分化


  前面讨论的是各竞局方完全平等时的情况,事实上,任何竞局中各方都不可能是完全平等的,这种不平等造成各方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复杂化。每个人都不可能将自己的攻击意识平均的指向其它每个人,而必然会对不同人有所区别,对有的人的攻击意识大于平均值而对另一些人的攻击意识小于平均值。这是因为,对每一个人来说,从其他各方那里受到攻击的强度和攻击不同各方获得利益的难度是不同的,每个竞局方从自身利益最大的原则出发,很自然的会把攻击重点指向更容易被攻击的竞局方,而把防御的重点指向对自己攻击意识最强的竞局方。所以,每个人都是对那些对自己的生存构成严重威胁的竞局方敌意最强,其次是对那些所处地位恰好容易从他那里获利的竞局方攻击意识最强,而对和自己没有直接对抗关系的竞局方则攻击意识较少,甚至为 0 ,即根本没有使他们受损害的打算。


  这种不平衡会导致两个结果,形成密切合作的集团和在分化出不同阵营。


  多方竞局分化出不同阵营


  根据这种攻击意识的不平均可以把竞局划分成不同阵营。两个相互之间攻击意识不强而又有着共同的敌方的竞局方可以划在同一阵营,两个互相攻击意识都很强的竞局方划在敌对阵营,这样就可以把复杂的竞局局面化为相对简单的几个不同阵营之间的竞局,阵营之间的攻击意识是阵营内部各个个体之间攻击意识的总和。当然,一般而言,多方竞局不可能恰好可以划分为几大阵营,这种划分必然带有某种程度的近似。根据不同阵营之间矛盾的差异,又可以进一步简化为两大敌对阵营——敌对双方,或三大阵营——敌对的两方加上中间派。这种态势是最容易理解的,但这种划分可能人为性更强,因为它是在把一种客观的竞局划分成一种符合人的思惟模式的结构。


  阵营的出现不仅是分析竞局的主观观点的问题,而且会在竞局中实际产生出来。因为多方竞局的混乱状态使每个人都感到不安,每个参与者都有加盟某个阵营的内在需求,而加盟进来的人越多则阵营越巩固。所以,多方竞局中存在形成阵营的机制。多方竞局经过混乱阶段的逐步酝酿,会逐渐产生阵营的雏形,而这种雏形一旦产生就会形成正反馈,使这种格局得到强化形成最终的阵营。


  比如,战国时代,战国七雄中以秦国的野心最大,军事实力最强,对相对弱小的六国构成威胁。六国之间虽然也有矛盾,但在秦国的压力下也逐渐联合,形成了秦国和六国两大阵营。战国后期的历史主要是这两大阵营之间的斗争和六国阵营内部的分分合合。


  在阵营的形成过程中,有一些竞局方会采取行动积极促成对自己有利的阵营态势形成,应用这一策略的成功范例是中国共产党采取的“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的政策。


  多方竞局中可形成合作关系


  在双方零和竞局中是不可能出现合作现象的,因为双方的利益直接对立。但在多方零和竞局中,则可能出现合作现象。比如一个三人博弈,如果单独考虑其中的两个人,则这两个人之间的博弈关系不是零和而是变和博弈,两个人总和多少决定于第三方损失的多少,两个人可以通过合作使双方的总得益增加,这样就出现了合作关系。竞局方进一步增多时,出现合作的可能性更大,当然这种合作都是以其它方将受到更大的损失为前提的。


  这种合作关系会在竞局中自然产生,竞局中的各方之间在竞局外的私人交往和私下谈判可以促成这种合作,但合作的根本动力还是来自竞局本身;当合作符合竞局各方的自身利益最大原则的时候,即使没有任何竞局以外的协议仅仅通过竞局中的“手谈”也可以逐渐形成合作关系;而且通过竞局以外的协议达成的合作,还要在竞局进行过程中实际考验。所以,多方竞局中有时会出现带有信号性质的动作,目的是寻求合作伙伴。


  比如自然界的生存竞争是一种多方竞局,这种竞局中也自然会形成合作关系,最常见的是种群内部的合作关系,如狼群总是群体出动围猎的,而人类社会更是以高度合作的方式共同适应环境。除此之外还存在种群之间的合作关系,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人和狗之间的关系,在与其它动物的对抗中狗是人类的帮手,而人又可以为狗提供更为理想的生存和繁育条件,二者合作的结果是两个种群在生存竞争中都更为成功。原始人在与大自然的搏斗中肯定曾大大得益于狗,至今北极的爱斯基摩人仍是如此,人类对狗的感情实源于此。而狗通过和人的合作如今也成了当今世界上数量最多的犬科动物,成为生存竞争中相当成功的一个物种。


  多方竞局越严酷合作越稳定


  即便是在零和甚至负和的情况下,多方竞局的各方之间也可能形成合作,因为从总体上计算竞局虽然是零和的,但如果对其中一部分参与者计算,则其总和是可变的,每一个参与者都会想,如果自己和某些其它竞局方合作,共同去对付其它参与者,就可能使包括自己在内的这一合作团体的总利益变大,因而自己的总利益也相应的增大,这比选择对所有竞局方都对抗的策略要有利。


  不仅如此,当竞局由温和变得严酷时,即利益总和变小时,这种合作关系还会变得更牢固。因为严酷的竞局可以使各方都意识到唯有在合作团体中才能使自己在这个严酷的竞局中取胜,靠一个人单独的力量是不可能取胜的,所以,竞争压力越大越会把合作团体结合的更紧密。当然,这种更紧密的合作是以对其它竞局方更为强烈的对抗为代价的,这种竞局会同时培养人的对抗意识与合作精神。


  比如,日本民族是一个对抗意识和效忠意识都很强的民族,这是由于其特殊的地理历史条件决定的。日本是一个岛国,国土面积小,周围为大海所环抱,多地震多台风,物产不丰富,自然环境条件较差,根据前面的分析,总资源较少的常和竞局必然引发激烈的对抗,形成激烈的对抗竞局。封闭的地理环境又象蛊术中的罐子,把竞局各方关起来,加剧对抗的激烈程度,所以激烈的对抗必然是其历史特征。事实上,日本在历史上曾有漫长的时期处于战国时代,各武士集团之间发生激烈的争斗,其残酷程度比中国历史上的政治斗争更甚。例如,历史上曾经统治日本数百年的平氏家族,在被德川家打败之后,族中的男人上至八十岁的老人下至还在母腹中的胎儿,一个不留全被杀光了,当时虽有个别逃走的,但很快也被捉回来杀掉了,因为日本的国土狭小,这种彻底的斩尽杀绝是容易进行到底的。所以,日本武士没有退路,一旦失败只有死路一条,不象中国幅员辽阔,豪杰们中原逐鹿失手还可以远遁塞外、退守巴蜀或逃到岭南,逃不走时潜藏于深山也可保全性命。这种没有退路的竞局态势养成了日本武士的武士道精神,日本武士没有偷生的习惯,因为客观上也没有偷生的可能,面对失败日本武士的传统选择是切腹自杀。


  这种强烈对抗的多方竞局的又一个结果就是培养了日本人强烈的归属感和效忠团体的意识,因为在严酷的竞局下,靠个人的力量是难以生存的,只有依靠团体力量,共同求得生存。所以强烈的对抗意识是日本民族性格的根本特征,而对团体的效忠精神则是一个次生的特征。时至现代,这种内部团体之间的对抗意识转化为对它国的对抗意识,而对团体的效忠精神转化为民族主义,使得日本在国际政治中的作为带有明显的民族特点。


  不仅在社会生活中,而且在文化方面也渗透着这种高度对抗造成的张力。日本人不管是研究围棋还是研究水母(日本天皇裕仁是世界上研究水母的几个著名专家之一)都有一种缜密、精研、注重细节、一丝不苟的精神,这其实是其内在的对抗意识在思想方法上的反映。

以上分别讨论了股市竞局的各种特点。这些特点不是相互独立的,它们同时并存于股市中,必然相互作用相互影响,衍生出很多新的特点。


  股市的攻击性掩藏在概率背后


  所谓攻击性,就是攻击人的弱点的特性,也就是说,在攻击性强的博弈中,不管你选择什么对策,对手总会选择对你最不利的一招。当人满仓买入股票时,市场对他最不利的一招就是跌,当人空仓时,对他最不利的一招就是上涨,走势专跟人的操作作对。市场由如此众多的投资人构成,价格走势当然不可能对每一个人的操作一一做出反应,那么股市零和竞局的攻击性怎样体现呢?它体现在股价未来涨跌概率的微小变化上,也就是说,股市的攻击性和概率性相结合,攻击性掩藏在了股市概率性的背后。


  每个人进行操作后,粗看起来,似乎对市场没有什么影响,股价仍然象原来一样涨涨跌跌,其实,涨涨跌跌的概率在操作前后已经发生了变化,每个人的操作都立刻对未来的涨跌概率造成影响。简言之,“你一买,股票就不爱涨爱跌了;你一卖,股票又爱涨了。”


  从博弈的角度分析,庄家只有收集到足够的筹码才会开始拉抬。你一买,市场上少了你的这几股,使庄家收集变得更困难了一些,这样就会推迟他的拉抬。这个影响的大小视你持有的仓位多少不同而定,仓位越大,对市场的影响越大,买入以后上涨的概率就越小。当然,散户个人对市场的影响力是很小的,由自己那一点点仓位造成的股票上涨概率变小一般是微不足道的,但不管有多小,市场一定会把它体现出来。所以,市场就是在跟每个人做对,只不过这种作对不是直接和明显的,而是隐藏在概率背后,体现在涨跌概率的微小变化上,使人不易觉察。但站到统计的观点上看,则总体还是在直接的和投资人作对。

股市上成功的路线不止一条,每个成功者的经验都是不同的,但有一点是共同的:他们肯定都有过人之处。比如,当今世界两个最著名的投资人——巴菲特和索罗斯,其操作风格是完全不同的,但他们沿着各自的路线取得了成功。


  股市上的每一种赚钱方法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使得不可能所有人都使用。每种方法的障碍是不同的:有的要求人对贪心有超人的克制能力,有的要求人特别的果断,有的要求人特别的善于计算,还有的要求人反应特别的快。每种特定的障碍都要求使用者必须具备某种特长才能成功的使用这种方法。


  各种方法需要克服的障碍不同,互相之间没有直接的可比性,那么是否可以对不同性质的难度进行比较呢?各种方法之间唯一的可以定量比较的地方是其获利能力,获利能力实际上可以成为衡量各种方法使用难度的标准。从感觉上,要成功使用任何一种方法都是有难度的,而且两种获利能力差不多的方法使用难度也是差不多的,由此可以提出赚钱难度平均化原理:对某一个投资群体来讲,两种获利能力差不多的方法,需要克服的障碍的难度也是差不多的,它们可能属于不同性质的难度,但克服它们的难度差不多。


  这一难度是综合难度,人们一般容易理解方法复杂的难度或需要反应快的难度,但对需要自我克制的难度则不太理解,不认为这也是一种难度。但事实上就是很少有人做到,很少有人做到本身不就意味着难度吗?


  由赚钱难度平均化原理可以有一个推论:各种赚钱方法的综合难度是差不多的,如果一种方法在贪心方面对人没有任何难度,那么,这种方法在其它方面的难度必然要增加,否则就不可能是赚钱方法。前述彩票定理则是更为极端的情况:如果一种方法不仅在克制贪心方面没有任何难度,而且还在刺激人的贪心,则必须有其它方面特别高的难度与之平衡才可能赚钱。对贪心的刺激越大则赚钱越困难,极端情况,如果贪心无任何节制的膨胀,则任何其它难度都无法与之平衡,则注定要赔了。所以,适当的自我克制能力是成功的必要基础,如果完全没有这个基础,则任何一种操作方法不管在其它方面多么巧妙,最终都无法取得成功。

 理想博弈和现实博弈


  在象棋残局和五子棋中都存在很多定式,如单兵难破士象全等等,一但走出这种定式则胜负已判,因为只要应对不出错,则胜负是必然的,也就是说在理想情况下,胜负是必然的。高水平的比赛中,此时比赛往往会自动停止,因为落后的一方认为对方不可能应对出错,再走下去也还是输,因而会自动认输,如果是和棋的局面,双方都会认为对方已不可能再犯致命错误被自己抓住,再下下去已无意义,因而都同意和棋。


  但低水平的比赛中则往往并非如此,常常是一个胜负已分的定式已经走出来了,但双方都没有能力看出来,而继续走下去,最后的胜负如何还不一定。即使是高水平的比赛有时也会出现类似的情况,比如在围棋中虽然没有残局定式,但当一方局面明显领先时,最后的结果也是基本确定的。但韩国棋手的作风非常“顽强”,他们往往在落后很大的情况下仍然寻求翻盘的机会,他们的对手必须小心翼翼,一不留神就可能被他们翻盘成功,反胜为败。在这里,主动的认输是把比赛看成理想博弈,坚持到最后等待对手犯错误则是现实博弈的思路。


  一个更典型的例子是小孩玩的虎羊棋,开始时一只虎在中心,很多只羊在盘的四边,虎跳过一只羊就吃掉此子,羊则要把虎挤进陷阱。这种棋,只要羊不犯错误是可以一步一步把虎逼进陷阱的,所以,作为理想博弈在开局时胜负已分,根本没有必要玩。但是由于把虎逼进陷阱需要很多步,人在这中间总是难免要犯错误,如果出错过多而被虎吃掉的羊太多,最后就不能把虎逼进陷阱了。所以,作为现实博弈,小孩玩起这种棋来还很有兴致。


  由此可以看出理想博弈和现实博弈的差别,理想博弈的参与者都是理想人,所谓理想人是以自身利益最大为原则,有足够智力做出正确计算,并且假设对手也是理想人的人。反之,竞局的参与者不满足这些条件时就是现实博弈。当竞局的参与者都是理想人时,竞局发展的可预测性强,所以,当竞局演化到一个双方都可以按理想博弈假设算出最后结果的局面时,接受理想博弈假设的参与者就可以叫停了。


  理想人的行为是可以预期的,理想博弈排除了人的行为不确定性的影响,其演化方向仅仅决定于竞局规则,带有必然性。所以,理想博弈研究的是竞局本身,不涉及竞局中人的因素。


  理想博弈是现实博弈的理想模型,如同理想气体是真实气体的理想模型。通过研究理想博弈可以得到很多对现实博弈很有启发性的结论,现代博弈论所研究的都是理想博弈。现实博弈因为人的行为的不确定性而难以把握,因而至今仍然被排除在学术界的视野之外。但现实博弈亦有其规律,有很多理想博弈所没有的特性,因为参加现实博弈的人是有共性的。掌握这种规律往往是在现实博弈中取得胜利的关键,学术界的博弈论研究忽视了这一层,故对现实博弈的指导作用受到限制,他们的研究成果自然也受到实战中人们的忽视。不论是体育比赛还是经济竞争,人们都不太注意博弈论专家的意见,博弈论专家对这些现实中的博弈也提不出太多有价值的建议。


  理想博弈必然转化为现实博弈


  现实中不存在理想博弈,这一方面是由于人总是受制于自身的智能,会计算不周,会犯错误,但即便是非常简单的竞局也存在转化为现实博弈的机制,所以,理想博弈转化为现实博弈是带有必然性的。


  我们看一个猜硬币博弈的例子。规则非常简单,两个人猜硬币的正反面赌输赢,其中一人用手盖住一枚硬币,另一人猜是正面朝上还是反面朝上,猜对赢一元,猜错输一元。


  一般博弈理论的分析结果


  在这个博弈中,要想赢对方就要设法猜出对方将要出什么而不被对方猜出自己将要出什么,所谓“制人而不制于人”。猜币方如果预先知道盖币方将出什么,那么他就可以猜对,反之,如果盖币方预先猜出猜币方将猜什么,他可以出相反的面赢对方,所以谁能猜中对方谁就可以赢。反过来,如果不想让对方赢,就要想办法不要让对方猜中自己将出什么。所以在这个博弈中有攻守两套思路,猜对方要出什么是攻,防止被对方猜出来是守。


  进一步分析可知,在博弈反复多次进行时,竞局方要想猜出对方将要出什么就要尽量捕捉到对手选择的规律性,如果存在这种规律,就可以利用它猜出对方;从不让对方猜中的角度考虑,则一定要避免自己的选择带有规律性,因为一旦自己的选择带有某种规律被对方察觉,对手就可以根据这种规律性判断出你的选择,从而对症下药。


  从防守的角度看,本博弈是可以有简单的办法让对方猜不出自己的选择的,就是随机的选择出正面和反面,同时正反两面出现的概率应该相同。如果出币方虽然是随机的选择出正面和反面,但是总体上出正面多于出反面,则猜的一方还是有机可乘,只要猜的一方也以正面多于反面的概率出,则长时间下来,一定是赢多输少。反之,猜币方也是一样。


  从博弈理论看,竞局可分为三类:第一,存在某种策略使一方肯定赢;第二,存在某种策略使得某一方可以肯定不输;第三,即不存在一方肯定胜的办法,也不存在一方肯定不输的办法。本博弈属于第二类,存在不输的方法。由此也可以推论,本博弈中不存在任何保证能赢的方法,因为这与存在不输的方法是矛盾的。


  博弈的双方如果有任何一方采取了这种策略,则其防守完全严密,对方将讨不到任何便宜。不管对方采取什么办法,多次重复博弈的结果只能是接近于平局。对于一个零和竞局,平局本来就是两分的结果。但是,采取随机策略的代价是在不输的同时也完全放弃了赢的机会,即使对方以非常明显的规律出,结果仍然是平局,自己固然没有留下任何漏洞给对方利用,但也失去了从对方的漏洞中得到好处的机会。


  所以,本博弈有个有趣的性质,即博弈双方都可以单方面的采取行动把竞局结果固定在平局,对方再怎么努力也是惘然,这种性质是博弈规则所决定的。本博弈存在一个平衡点,即当双方都以相等的概率随机出正反面的时候,得到一个平局的结果。一般博弈理论认为这就是本博弈的结果。


  理论上的平衡解在现实博弈中必然被破坏


  但是,仔细分析可知,博弈其实不可能稳定在这种状态。一种博弈状态要成为稳定态,要求当任意的一方离开这一稳定点时都会受损,使得他不愿意改变策略,但本博弈的这个平衡点不满足这个条件。比如如果有一方单方面改变了原则,以某种规律出,由于对方仍然在随机出,所以结果不会改变,也就是说单方面的离开这个平衡点并不会受到惩罚。


  理论上讲,如果一方离开了平衡策略,以一定规律或不相等的概率出币,则另一方就会发现这种规律,而利用它获胜。但实际上,对方觉察到一方的规律性是需要时间的,而且,即使在觉察到之后,他仍然不能利用这个规律。比如在前 10 次中已经观察到对方出币的正反比例是 7 : 3 ,但并不能保证下面他仍然会以同样的比例继续出下去,因为不能排除对手其实是在以相同的概率随机出正反面, 7 : 3 只是一段时间内的统计偏差。同样也不能排除对手是在故意露出破绽诱人上当,当发现这个规律调整自己的出币比例时,对方已经反其道而行之了,自己刚好受克。所以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能否从以前的出币中发现规律,而在于即使发现了规律也无法利用,因为没有任何硬道理约束对方必须怎么做。所以在理论上对方的行为完全是不可预测的,就算已经有 1000 次检验证实对方确实有喜欢出正面的倾向,但仍然没有理由说对方会永远这样出下去,不会从第 1001 次起调整策略。


  所以,谁一旦离开平衡点都会受到威胁,不管是先离开的一方还是后离开的一方,后离开平衡点的一方并没有任何优势。


  所以,如果一方不按等概率随机出正反面,而另一方仍然坚持这样做,那么,结果仍然是平局,离开平衡点的一方并没有损失什么。如果一方离开平衡点后另一方也离开平衡点,那么,后离开的一方也并没有什么优势,博弈的结果虽然不再是平局,但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受损的不一定是先离开平衡的一方。不管是哪种情况,离开平衡点并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损失,最多不过是有了输的可能,但同时也有了赢的可能,二者相比,仍然是平的。所以并不存在使人坚持这个策略的利益约束。相反,倒是存在使人不采用这个策略的理由。如果按随机方式出币,虽然对手不可能从自己的习惯中占到任何便宜,但自己也将不可能从对手的习惯中占到任何便宜,期望得益不会少于 0 但也不可能大于 0 ,虽然不会输但同时也注定了不会赢。一个注定了不会赢的方法有谁愿意采用呢?与其如此,不如干脆不参与好了。所以,如果大家一开始就只想接受一个平局的结果,那么博弈根本不会发生,反之,如果博弈已经发生了,那么,双方肯定不会都仅仅满足于一个平局的结果,所以双方肯定不会都老老实实的按平衡策略操作。双方都按等概率随机出正反面的结果在现实博弈中是不会出现的,现实博弈如果发生了,那么双方一定会想尽办法去猜测对方将要出什么。


  离开平衡解后的博弈形式


  于是博弈会演化为另一种态势,博弈的双方都不满足于一个平局的结果,所以,都尽量去猜对手将要出什么,可以采取一种策略:先随机出正反面,维持一个平局的局面,同时尽量从对方的出币中寻找规律,当捕捉到这种规律时就利用它。这有些象守在堡垒后面,观察敌人动态,敌人一旦出现破绽就伺机进攻,所谓“以静致动”,“先求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但是如果双方都采取这种保守策略,博弈将永远维持在平衡状态,必需有一方首先走出堡垒,按某种规律出币,诱使对方也走出堡垒,这时才能开始一场真正的斗智。前面分析,其实先走出堡垒的一方只是打破了平衡,其实并没有什么损失。这时的局面是一方攻一方守,攻的一方其实是表面上的防守方,因为是他在努力发现对手出币的规律性,而设规律的一方则在诱使对方走出堡垒来捕捉自己的规律,在捕捉自己规律的同时他的出币就也带有规律了。


  如果双方都是理想的人,而且也知道对方也是理想人,则诱敌一方知道,自己一旦走出某种规律就立刻被进攻方发现,进攻方也知道自己一旦走出堡垒也会被对方发现。结果诱敌方的规律一旦走成就不再成立,因为如果继续下去则进攻的一方就会利用这一规律;反之,攻的一方发现对方走出了规律也不能总是去利用,因为如果有了发现规律立刻利用的规律,则对方也可利用你了。最终结果还是随机出币,虽然这时双方在主观上已经不是把自己当成抽签机器了,但记录其结果和随机出币应该是没有什么差别的,最多不是纯随机,而是几种模式随机切换,这种有结构的随机已经足以形成平衡局面了。


  但是,如果博弈双方不是理想人,比如是一个聪明人和一个弱智人,弱智人的出币中可能存在规律或偏好,可以利用这一点赢他。即便他的出币中开始没有规律,也可以故意按规律出币诱他上当,开始由于他反应比较慢,可需要多出几次才能让他发现,这一过程叫训练,若是对理想人,这么干已经很危险了。由于弱智人反应迟钝,所以一旦发现规律就可能习惯性的按这个规律去出,而意识不到自己已经陷于危险了,这时,聪明就可以赢他了。


  所以,现实博弈与理想博弈的区别在于现实博弈的出币中有更多的规律性,不论是固有的偏好,或者在训练阶段和利用阶段,都会形成规律性的出币,至于规律的简单程度和持续的时间则决定于竞局参与者中弱智一方的智力,他的智力越高,则规律越复杂,持续时间越短,极限情况就是竞局双方都是理想人,竞局中的规律少到根本无法利用。


  但是,如果所谓的弱智人是个看似愚痴实则很聪明的人,就可以将计就计,等骗人者相信对方已经被训练成功要利用他时,反过来利用骗人者的规律性,自以为聪明的人反倒成了傻子。这里的关键在于聪明人为了赢对方而自愿的增加自己出币中的规律性,相当于在自愿的降低自己的智力来迁就弱智人,所以,仅从出币的规律性来看,他表现得象弱智人一样愚蠢,因而可能被人愚弄。这就是聪明人和理想人之间的差别,理想人相信对方也是理想人,所以他的表现也是理想人,聪明人相信对方是弱智人,所以他自己的表现也是弱智的。


  这个局面已经比较接近股市中的实际情况了,股市中的价格起伏就有这种特点,它不是纯随机的起伏,而是有一定规律,如周期的起伏或持续的趋势。规律多到足以从中获利,但又都不是绝对的,形成后不知什么时候会被破坏,所以,让人有难以把捉的感觉。由于股市中的人并不是理想人,所以,股市中的规律不会少到无法利用,但也不会硬到可以稳定使用。股市中的规律是一场愚弄与反愚弄的游戏中故意设置的规律,规律越明显赚钱机会越多,规律性的多少和明显程度决定于股市中愚蠢的一群人有多愚蠢,聪明人利用别人的行为规律赚钱,愚蠢人按规律行为被人利用。股市中人总是希望别人再笨一些,留给自己更多的机会,但要利用别人的错误必然意味着自己同时也要犯错误,利用别人错误的人也许正是表现得更笨。


  一旦开始利用对手的愚蠢,即利用对手的行为规律来赢对手,竞局就不再是理想博弈而是现实博弈了。


  理想博弈和现实博弈的计算思路


  在理想博弈中,竞局中的各方都是理想人,即能够理智的以竞局的胜负原则作为唯一的计算依据并有能力进行正确计算做出最佳决策的人。在现实博弈中,竞局参与者往往意识不到竞局是怎样计算胜负的(如不懂事的小孩可能还搞不懂怎么算输赢),或者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思路计算(如弱智人不懂得自己出币时应该避免有偏好),或虽知道计算思路但因智力限制没有能力计算,或过于复杂没有能力计算(如棋类的计算量经常是任何计算机都无法承受的),或不满足于理想博弈的结果而不愿意采用理想博弈的办法。总之,现实博弈中的人总不是理想人,现实博弈的规律也总是与理想博弈不同。


  博弈论所研究的都是理想博弈,其研究结果对现实博弈是可以有一定的启发作用的,但由于忽略了竞局方的个性,其结论与现实博弈还有相当距离。这就是博弈论为什么至今仍然只是限于学术研究,不被现实博弈中的广大参与者所接受的原因。理想博弈中参与者是不会犯错误的,而现实博弈中参与者会犯错误,在现实中参与者的一个错误就可完全改变竞局态势。所以,很多博弈按理想博弈来看是胜负已分,根本没有必要再玩,但在现实中这些竞局仍将继续玩下去,而且胜负还不一定。


  理想博弈的参与者都是理想人,理想人是根据明确的利益原则行为的,其行为可以根据利益原则来预测。利益仅与博弈规则有关,所以理想博弈只需研究竞局的规律而无需研究具体的人。现实博弈的参与者都是现实人,现实人常常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按照利益原则去行为,按理想博弈的研究此时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因为竞局的演化将是不确定的。


  那么,现实博弈该按怎样的思路来计算呢?在理想博弈中,决定自己的每一招要分两步计算,第一步,根据利益最大原则确定对手对我这一招将采取什么对策,而形成彼我双方的策略组合,在这种策略组合下我的得分是我这一招的得分;第二步,根据我每一招的得分选出得分最高的一个作为我的决定。现实博弈与此差异在第一步,在确定对手会选哪一招时,不假定对手按利益最大原则来计算,而是认为对手会按某种规律来选择对策,并按照这样的选择来确定最后的策略组合,据此计算自己每一招的得分。一般而言,心理规律是概率性的,在计算自己每招的得分时,要综合考虑对手几种可能对策下的综合成绩,即用对手出某一招的概率对相应的策略组合得分进行加权,来确定自己每一招的得分。


  正确确定对手将采取什么对策是现实博弈计算的关键,如果估计对了,那么一般总可以得到比理想博弈更高的得分;反之,如果估计错了,则成绩会比按理想博弈出招差。要分析对手将出什么招就要研究对手的心理。人的心理活动是有共性的,这种共性可以被研究和利用。按规律出招不符合利益最大原则,是在犯错误,从这个角度讲,现实博弈的思路是在研究对手犯错误的规律性和怎样利用对手的错误。


  形象的说,这和人类在对动物界的竞局采取的策略一样。生存竞争也是一个现实博弈的例子,可以想象几十万年前人类的远祖刚刚出现在地球上的时候,人、狗、马、猪和其他动物都是动物界的成员,大家是平等的,但是经过几十万年的演化,人成了地球的统治者,而其他动物或则成为家畜或则数量稀少。何以如此呢?并不是因为人的体力比其他动物强,关键问题在于人有发达的智力,所谓“人不知我,我独知人”,人能掌握动物的习性而利用之,而动物做不到。所谓动物的习性就是动物行为的规律性,所谓人性就是人的习性,人能抓住动物行为的规律性而利用之,而动物没有能力认识人的规律性,因为动物的智力远比人低下。人类在生存竞争中就是靠了其它动物的弱智而取胜的,也就是说人类在一场现实博弈中取胜了,而作为理想博弈,人类本来是没有机会成功的。如果设想动物也象人一样聪明,那么人类在体力上的劣势将使人类在生存竞争中失败,更不可能成为地球的统治者了。


  所以,现实博弈的计算思路是在理想博弈的基础上进而研究对手的行为规律,这样就有了更多可研究的规律,有了更大的研究空间。比如,猜币博弈,从理想博弈的角度已经没有什么可玩的了,但从现实博弈的角度仍然可以玩下去,而且可以分出水平高低。有的人善于抓住对手出币的规律性,水平较高,有的人反应迟钝,水平低。股市也是如此,随机漫步理论已经从理论上论证股市中没有必赢的方法,人们能够指望的只是一个平局,作为理想博弈结论已经出来了,大家可以不必再玩下去了。只要人们继续参与股市竞局,那么就必然是在进行一场现实博弈,必须按照现实博弈的思路考虑问题。博弈论必须从理想博弈的研究进展到对现实博弈的研究,才能对股市操作有更大的指导意义。


  现实博弈的理论基础是心理学,而且是一种和理论心理学研究有很大区别的应用心理学,可名之为博弈心理学。在兵法中和各类江湖人物(包括传统的看相、算命、魔术、赌博人物和现代的传销商)的经验中包含了大量这种心理学的经验知识。兵法的总结从春秋战国时代就已开始,其代表作是《孙子兵法》;江湖术的总结在同一时代也出现了,其代表作是《鬼谷子》,苏秦、张仪等纵横家是应用此术的代表。江湖术专门研究怎样发现和利用人的特点达到自己的目的,本质上是带有恶意的,为正直人士所不耻,故登不得大雅之堂,如《鬼谷子》在古代就被斥为“蛇鼠小人之谋”。但现实博弈的需求是这类文化存在的社会基础,由于有这个基础所以它能一直绵延不绝。


  参与现实博弈的人都是现实人,一旦按照现实博弈的思路思考问题就不再是理想博弈者了,即使是其中聪明的一方其行为在理想人看来也是愚蠢的。但只有现实人能在现实博弈中赚到钱,理想人只能平局。


  股市是现实博弈


  股市是个现实博弈,从理想博弈的立场看,股市应该是基本上不可预测的,除非能找到别人没有的信息源,这就是经济学中随机漫步理论的观点。但事实上,股市博弈不会因为它在理论上应该是一个平局的结果就不再有人参与,也不会在现实中真的形成平局的局面,而永远是少数人胜多数人赔。股市不是理想博弈,股市竞局的研究不是研究在理想状态下根据竞局规则该怎样玩这场竞局,而是研究人的规律;股市操作水平的高低也不是决定于对竞局规则认识理解的深度,而是决定于对人的理解,对人的规律性的理解。现实博弈就要按现实博弈的规则去玩,现实博弈的规则就是要最大限度的发现和利用人的规律去取胜。


  现实中没有理想人,人只能少犯错误而不能不犯错误。人经过训练,水平可以提高,逐渐接近理想人,但很难真的成为理想人,让上千万人都达到理想人的程度更是不可能的。同时股市的倾向是让聪明人表现得更傻,而不是让笨人表现得更聪明,它有诱使人变愚蠢的作用。所以,股市博弈永远要按现实博弈的思路进行,股市博弈永远不会形成理想博弈的结果,而且连接近理想博弈都不可能。

免费学习K线获取K线书籍材料  加微~信号:


股票什么是成交量 如何看股票成交量图 股票成交量怎么计算

炒股看成交量 股市成交量指标 如何看股市成交量

股票成交量怎么看 股票成交量单位是什么 股票成交量大说明什么


股票成交量 股票成交量怎么看 股票成交量的分析

股票成交量红色和绿色 股票成交量红柱与绿柱 如何看股票成交量图

股票下跌成交量放大 股票成交量大说明什么 股票每日成交量查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