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竞相聪明,为什么没有诞生“现代文明”?

CCVI价值指数2021-01-07 08:12:26

中国式智慧

在阅读文学作品时,我时常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在中国古典小说甚至史籍中,被视为智者的人,是那些所谓“神机妙算、足智多谋、运筹帷幄”的军师或者国师,例如孙武、商鞅、诸葛亮、刘伯温、姚广孝……


商鞅和魏国打仗,邀请对方主帅公子卬和谈,在酒席上把老朋友绑架了,这种背信弃义的行径,却一直被奉为“大智慧”;宋襄公是个老实人,打仗讲规矩,不肯趁人之危,却被耻笑为愚蠢的仁义。


刘邦为了救回家人,和项羽约定平分天下,最后出尔反尔、赶尽杀绝;项羽在鸿门宴上放走了刘邦,却被批作“妇人之仁”。


诸葛亮借了荆州以各种理由拖延不还,却成了“足智多谋”的代名词;鲁肃一生都忠厚耿直,千百年来却被视为“颟顸愚钝”……


鲁迅评《三国演义》:刘备之德近乎伪,孔明之智近乎妖。


这些实为阴谋诡计的“诈术”,为何一直被当作智慧?


即便今天,充斥着诡诈权谋的宫斗剧,依旧火遍大街小巷;"三十六计"被搬上某某讲坛,最受国人推崇的"智慧结晶",多是田忌赛马、《孙子兵法》、《三国演义》……国人不仅热衷于此,在权谋术上也的确遥遥领先,正如官场小说《二号首长》的作者黄晓阳说:"《纸牌屋》?太小儿科啦。"


现代文明为何发端于西方?

与中国人追求“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的实用形成对比,在西方的传统观念中,那些被视为智者的,往往是一群"仰望星空的闲人",他们是思考人类命运的大哲学家、探索自然奥秘的大科学家,例如大卫·休谟、亚当·斯密、罗素、爱因斯坦……


西方人眼中的“智者”,为何与国人差异如此之大,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那些奠定了今天观念地基的巨人们通常认为,西方人的思想有两个源头:

古希腊的哲学、物理学、生物学等等——关于科学的智慧。


基督教的契约精神——关于道德的智慧。


自由、民主、文明等现代文明理念之所以能胜出,正是因为它们很好地统一了这两种智慧。


如果科学不符合道德,必然带来灾难——人类历史上诸多惨烈的教训都证明了这一点。因此,关于道德的智慧,远远比关于科学的智慧重要得多。


西方人最推崇的人文经典,都体现了对这两种智慧的追求:高斯的数学、康德的哲学、孟德斯鸠的政治学……还有关乎信仰的耶稣和《圣经》。


文艺复兴巨匠达·芬奇《最后的晚餐》:紧握钱袋后仰的,是出卖耶稣的犹大(左四)。


《圣经》是一部关于契约的书:旧约,即上帝与亚伯拉罕的约定;新约,即耶稣与世人的约定——在西方人眼中,遵守契约是关乎信仰的、最重要的道德品质(参阅《基督教与西方思想》)。


其实,先秦时代的中国人,并不缺少道德信仰的契约精神。


在所谓“无义战”的先秦时代,仁义礼智信等贵族精神并没有沦为虚伪的道德说教。西周时的分封建制,本就是一种契约关系。


春秋霸主的地位,通常是以“尊王攘夷”、“会盟诸侯”的形式,请周天子确认自己“道德领袖”的地位。


各国间的争斗,至少还有底线和顾忌。战国四君子等贤人,言而有信、勇于担当的故事流传于世。


那么问题来了:以宪法契约为核心的现代文明秩序,为什么发端于西方而不是中国?


新加坡的成功源于英国人留下的法治,而不是什么儒家文化。——李光耀


西方式愚笨:契约精神

1215年,英国国王约翰被贵族联军击败,被迫在《大宪章》上按下印章,承诺"国王不得向国民随意征税。"


尽管国王事后以“城下之盟”的理由抵赖,但他和他的后代却始终不敢完全撕毁这份合约。800多年过去了,《大宪章》中的很多条款仍然有效。


英国人为什么这么“傻”?凭什么相信对方一定会信守承诺?为什么不干脆斩草除根?——根本原因就是契约精神。


首先,他们有着共同的敬畏,共同的最低底线:这份合约是“以上帝的名义”缔结而成——否认上帝的至高权威、使用最厚黑的手段,或许可以获得眼前的好处,但是既违背内心的道德,也可能会危及子孙后代。


《大宪章》纪念碑亭,由美国律协捐建。碑上铭文:纪念《大宪章》,自由受庇于法律的象征。


《大宪章》开创了“王在法下”传统,启发了洛克和孟德斯鸠的政治理念:财产权是个人(尤其是穷人)安身立命的根本,神圣不可侵犯;在一个典型的法治国家,律法才是国王;将权力关进制度和律法的笼子,才可能实现长治久安。


人类之所以能够制定文明规则,恰恰就是因为他们跳出了丛林法则,构筑了共同的底线。正是这种共同的底线,建立起了惩恶扬善的有限政府,明确了个体之间的边界,使每个人都可以和谐相处。那些最弱小的人,也不至于像蝼蚁一样活着。


其次,稳固的产权和平等的交换,使得多次、重复的交易和博弈成为可能,于是背信弃义的人逐渐被淘汰——这直接推动了契约社会的成型。


自由市场是养成美德的最佳场所,商业是最大的慈善。——摘自茅老为《圆富》所作的序言。


自由市场的人们,或早或晚都会明白一个道理:损人利己和舍己为人都是有悖人性的、不长久的,唯有为了利己而利他的合作共赢,才能实现自我利益的最大化——这就是令亚当·斯密惊叹的“看不见的手”,这只手强大得足以克服掉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可能产生的负面作用。


孟德斯鸠则是直言不讳地说:有商业的地方就有自由、美德和法治。


契约精神的大倒退

反观中国传统。自秦始皇以霸道开创君主专制,以“天下归于一统”绞杀了贵族精神和民间自由,中国人的诚信和仁义传统,就出现了大倒退。


中央集权一家独大,官家垄断一切资源,商业没有丝毫空间;底层不到绝路永远不敢、也无力反抗,上层不到绝路永远不屑、也不懂妥协,直到官逼民反、天下大乱——几千年来,中国人都无法建立共同的底线,只能在这种“治乱循环”中打转。


许倬云教授:中国古代所谓的“天命系统”,是儒生们吓唬皇帝,以及事后诸葛亮的说辞


随着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及帝国官僚体制的成型,儒家伦理和科举制度逐渐沦为巩固皇权、愚弄百姓的工具,这片土地彻底沦为一滩死水:整个国家没有任何制度更新、自我纠错的可能。


人是会趋利避害的生物。在这种大环境下,为了占据更多资源,人们只能依附于权力,而权力争夺具有不确定性,又增加了财产占有的不确定。


米塞斯曾说:当破坏契约的成本低于(收益高于)遵守契约时,人们一定是趋向于破坏契约。


为什么遵守契约精神,竟然变成了国人眼中“愚蠢”的代名词?


不是我们人种低劣,也不是我们没有这个传统,而是自秦始皇以来的制度安排——它遵循的是一种成王败寇的叙事逻辑,运行千年的是一套破坏契约精神的“逆淘汰”机制。(参阅吴思《潜规则》)


中国晚清思想家严复,在英国留学期间,曾去旁听英国法庭的审判,见原告、被告和法官都同坐一室,且有律师为双方辩护,全不似晚清衙门之野蛮与落后。这件事给了他极大的刺激。


回国后他对朋友说:中国的衙门每天都在为官员谋私利、制造大量冤案,而英国的法庭每天都在为百姓寻求公道、维护公平正义,这样的国家如何不强?


本文来源 ID:dtuwang(如涉版权,即复即删。感谢原作者贡献)


崔氏指数信息技术研究院Mr. Cui Index Information Technology Research Institute (CITRI或CCVI),是由“崔氏量子指数理论”创立者及实验模型应用发明人崔新生领衔之信息数据量化、战略咨询、IT技术应用研发机构。代表性指数产品包括“CCVI中国价值指数Cui China Value Index”为评价、评级、投资引导、风险管理领域知名品牌以及CVI价值指数Cui Value Index®、IIVA产业投资价值分析师Industry Investment Value Analyst®、创意交易所Cui Creative Exchange®、民生幸福指数®以及三次产业贡献率、三次产业投资比等一系列指数产品应用,并应用于产业与金融价值标准无缝对接、虚拟资产定价以及产业投资规划、创意产品设计等战略咨询和应用方案。目前,“崔氏指数”已涉足“信息量子数链”、“信息量子能赋测序和赋值账户管理”等领域。

研究院专业团队组合为量子指数和数据科学实验室、信息数据标准应用实验室、指数产品运营中心,目前研发指数产品包括政策风险指数、民生幸福指数、能源金融指数、创意交易所指数、产业投资价值分析师指数等二十余种(类),应用于产业与金融对接、虚拟交易品设计等领域。

CCVI研究院拥有信息数据化、数据指数化能力,核心指数品牌"CVl价值指数”为评价、评级、投资引导、风险管理领域知名品牌,在无形资产评估、质量体系认证等范围具有商标专属权,包括“数据微观点"编辑部、"产业投资价值分析师"编辑/课程部等,在产业与金融无缝对接专业应用领域、信息数据标准量化领域均居于前列。


部分实证案例和品牌:

与之延伸的CCVI®中国价值指数,为评价、评级、投资引导、风险管理领域知名品牌,通过产业投资理论(模型)应用,建立产业与金融价值共识标准,实现金融投资与产业投资价值无缝对接。现应用于产业部门、金融机构等领域。

作为交易系统应用技术领域注册商标,为虚拟价值理论(模型)系统应用,通过创意价值标准交易品交易,实现“需求定价”。创意价值标准通过建立“量子指数理论”模型,贯穿从不确定到不确定价值确证交易。与此相对应的还有创意金融坊Creative Finance Space®创锦赛Creative Championship®系统应用。

与工业革命相辅相成的产业经济学并不适用于中国及新兴国家经济体。产业投资理论作为非理性经济制度理论的旁支,通过产业投资安全、产业投资竞争力、政策风险指数之模型应用,为中国及新兴市场经济体国家,建立基于国家经济安全、公司产业竞争力战略部署、金融市场产业并购指引课程体系。

应用于地区、城镇、社群及公共体系数据指数化标准,为城市规划、技术项目研究、技术研究以及科研项目研究、无形资产评估、质量评估、质量体系认证等领域注册商标。

为CCVI、IIVA等媒体领域成果发布平台系统应用,根据媒体及研究部门需求,进行数据相关研究成果的发布和交流。

 

如需崔新生更进一步详细学术简历,可通过ccvi2009@sina.com 或 manager88@vip.sina.com

【非理性经济制度理论】简述

由崔新生1998年创立。“非理性经济制度理论”以极权原理、家长所有制规律、虚拟理论,构成完整的理论逻辑体系,推演人类非理性及非物理价值引导的行为范式。继1998年《制度简史》、《中国的极限》、《中国政策风险研究报告》后,2016年“非理性经济制度理论”延伸至更广阔深邃的思想空间,《量子指数理论——人类如何重启未来》横贯量子力学、禅境、非理性经济行为历程,为生命及人类世界与宇宙关系提出全新建构:物理思维与量子指数思维,人类由“一切以物质进行确定性(理性)假设,然后进行物理推演和价值判断”转变为“一切以物象符号进行不确定假设,然后以物象符号进行不确定(非理性)及其虚拟价值判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