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研究】逆向思考模型(四)反脆弱:这个模型让你我小强过一生

天堂硅谷2021-01-02 08:45:21


苏立峰

现担任硅谷天堂投资总监,负责大消费领域生态链企业投资,目前主要覆盖盒马生态链、小米生态链、京东众创生态链、喜马拉雅FM生态链等,对资本市场研究与实践具有深刻认识和独到见解。


作者按

投资是逆人性的。《少即是多》、《慢即是快》、《脱离舒适区》、《反脆弱》、《可复制的领导力》… … 都是逆着人性的词条。

少即是多:这个思考模型让你我轻松过一生

慢即是快:这个思考模型让你我踏实过一生

脱离舒适区:这个思考模型让你我带劲过一生

反脆弱:这个思考模型让你我小强过一生 … …

我将结合投资实践中接触到的企业家、投资人的案例,把这几个逆向思考模型说得更鲜活,一切就明白起来了。


凯恩斯用 “选美论”来解释股价波动的机理,指出金融投资如同选美,投资人买入自己认为最有价值的股票并非至关重要,只有正确地预测其他投资者的可能动向,才能在投机市场中稳操胜券,并以类似击鼓传花的游戏来形容股市投资中的风险。


脆弱的反面不是坚强,是反脆弱

网红书《黑天鹅》的作者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2008年提出“黑天鹅的存在预示着不可预测的重大稀有事件,它在意料之外,却又改变一切,但人们总是对它视而不见,并习惯于以自己有限的生活经验和不堪一击的信念来解释这些意料之外的重大冲击,最终被现实击溃。”塔勒布告诉了我们世界不可预测的真相,同时让我们有机会重新认知和反思“不确定性”。 尼采说:杀不死我的,使我更强大。 “既然黑天鹅事件无法避免,那就想办法从中获取最大利益。”2014年,塔勒布用《反脆弱》这本书告诉我们:脆弱的反面是坚强吗?不是,是反脆弱。


反脆弱是生物进化必备的基因,用生活中的很多例子更容易理解。我们从小接种的各种疫苗,就是在身体内种入安全小剂量的病毒,身体产生抗体后形成对该病毒的免疫。免疫就是是典型的身体反脆弱。

反脆弱的本质是越挫越勇,这是反人性的,但所有“人性的光辉”恰恰是来自反脆弱,不然哪里来的进步,哪里来的创新,哪里来的做空收益,哪里来的硬汉强森式的偶像。心向往之,却又迟迟不行动,这将是我们讨论的下一个逆向思维模型:知行合一。


“当你脆弱的时候往往倾向于墨守成规,尽量减少变化。相反,如果你想做出改变,并且不在意未来的结果,那么你就具有反脆弱性。”

反脆弱,快速迭代的创业基因 

大家有没听过一个著名的“布里丹之驴”思想实验:布里丹教授养的一头又饿又渴的小毛驴,面对等距离的草料和水的选择时,结果小毛驴饿死了。也就是在确定性均衡点上,贪婪的生理性弱点导致决策困难,产生了让人啼笑皆非的结果。改变这个结果的方法特别简单,随机推动一下这头毛驴,结束等距离带来的确定性困境,不论先吃草后喝水,还是先喝水后吃草,只需要根据需求的优先级在不确定中做出决策。这个均衡点我把它叫做“毛驴均衡点”。对一个习惯了确定性的创业者,创业初期能否认知这个均衡点,并设法找到推动毛驴的那一下,在决策困境中至关重要。我联想到我们曾经尽调过的一家企业,我们与创始人在各方面认知和方法论高度共鸣,投资进入近似确定性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其实是决策前最脆弱的时候。一个小小的推手就会决定合作与否。这个时候,我们发觉了创始人确定性思维模式的短板:为了利益最大化,他用我们不希望的方式打破了“毛驴均衡点”。即使仍然是个优秀标的,我们的投资价值观和方法论告诉我们,需要对项目进行重新评估并继续跟踪。现场工作大半年,花费不少时间金钱后,我们用“不确定性”思维决策“不确定性”项目,并选择合适时机再次启动,这就是我们的反脆弱。


从创业者角度,具备反脆弱性显得更加重要。创业本就是反人性的:撇家舍业,风餐露宿,被友商说三道四,过周末却要为了浪费了一天的房租成本而感觉到亚历山大… …创业是一种更高境界的修行,没有反脆弱的心里准备,别异想天开。正是这种反人性,我们在任正非、褚时健等企业家精神的代表身上看到了“人性的光辉”。就像王石评价褚时健“衡量一个人的成色,不是看这个人站在顶峰的时候,而是看这个人从顶峰跌落谷底之后的反弹力。”,这正是褚老的反脆弱。


尼采说的:杀不死我的,使我更强大。我想补充下半句:杀不死我的,会杀死其他人。新经济下的创业与守业,快速迭代的能力已经到了让人焦虑的程度。软件的持续迭代自不必说,苹果IOS都迭代11版了,码农们夜以继日,腾讯大厦永远灯火通明;连智能硬件的开模周期都变得越来越短,客户的反馈就是产品“反脆弱”的动因,公司“反脆弱”的契机。小米生态链企业特别重视作为产品体验官的”米粉”的意见和反馈,从绝望中找到弯道超车的希望,“米粉”文化正是小米想颠覆“蚂蚁市场”,从不确定性中收益的信心所在。我们投资的一家智能硬件企业,早期在为众筹产品选择代工企业时,过多强调了交货周期,出现了传感器的小瑕疵,在出厂前通过人工筛出了存在隐患的产品。通过这次合作,检验了这家韩国代工厂的“脆弱性”,并创新和改进了之前瑕疵带来的小bug,在迭代中不断接近完善。所以说,“创新是对挫折的过度反应”,因为“任何试错都可以视为一种选择权。只有你能够识别有利的结果并利用它就可以了。”这是我们对备投企业的创新能力和反脆弱能力的理解和要求。


卖空脆弱,加码反脆弱

 《反脆弱》的作者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曾是经营避险基金的安皮里卡资本公司(Empirica Capital)的创办人,也是纽约大学库朗数学研究所的研究员。他在"9·11"之前大量买入行权价格很低,看似毫无价值的认沽权证,用一种独特的方式做空美国股市,一直到恐怖分子劫持飞机撞向纽约世贸大楼,由此获利丰厚,一举成名。


   从投资角度来说,因为二级市场(包括期货市场)存在沽空交易,要求投资人思考模型更加全面,甚至要求是分裂型人格,这又是对金融从业者“反脆弱”的高要求;一级股权投资周期相对较长,价值投资理念下,需要我们在股权投资的路上试错中精进,实现“反脆弱”;我们要求备投企业:创新、迭代、脱离舒适区… …我们将加码“反脆弱”。


孙宏斌说: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我想加一句:愿赌服输是我的潜伏。内心强大,在挫折中精进,就将成为那只打不死的小强,进化、挫折、进化、挫折、进化……。

反脆弱,无论对于创业者、守业者还是投资人,用好这个逆向思考模型,去过硬汉强森的人生!


同类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