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自己制造的复杂,让生活浸在更复杂的迷雾中

乌卡世相2021-01-04 07:43:34

Hey,欢迎进入乌卡时代。乌卡时代是个怎样的时代?娱乐至死?焦虑与机遇并存?数据为王?商业大变革?……总之,与工业时代不太一样,而且不一样的不止一点点。


工业时代的思想总是教育人们企图获得更多自变量来预测未来,我们都空前自信心膨胀,仿佛可以控制一切。但现在,似乎技术革新的潮流已经从枪炮铁路变成了讯号和编码,现实世界之上的乌托邦也好,乌合之众也罢,乌卡时代的潮流似乎不满足于定格在这肉眼所见的酒色财气里,它随时可见,却又神秘莫测,就是让你猜不到摸不透,问你着急不着急。

 

最近恰巧看到一些介绍文物的文章,忽然联想到,论神秘,它排第二,乌卡也不好意思排第一的吧,它就是——“费斯托斯圆盘”。

 

“费斯托斯圆盘”是1908年一些考古学家在克里特岛上对费斯托斯的古代弥诺斯文化时期的宫殿进行发掘,无意中被发现的。自从被发现以来,就成为了在考古活动中发现的对人类技术史有重大意义却又最令现代人类难以解释的考古发现之一。它直径6.5英寸,由黏土烘制而成,圆盘上规则地由外向内的分布着45个符号,这45个符号表明的是一种音节文字,但不同于任何一种已知的书写系统的符号形式。而从发现它至今,这种奇怪的文字连零星的碎片也再没有出现过。



费斯托斯圆盘的神秘之处不仅在于圆盘上音节符号本身,还在于它的制作方式,其上的符号是类似铅印方式的印章在黏土上压印出来的,为了制作一个费斯托斯圆盘,至少要准备45个印章,一个工人费时费力的制作这么多印章,绝不可能是只为了制作这么一块圆盘,同时,据考古研究认定,费斯托斯圆盘的年代估计在公元前1700年左右,人类世界上已知的最早的成熟印刷技术要再2500年后才在中国出现,3100年后才在中世界的欧洲出现。那么,圆盘的这种早熟的技术为什么神秘地出现在地中海希腊文明的发源地,而又没有在克里特岛或其他地方被广泛地使用呢?

 

有一种解释是需要决定论(作为一个实用主义这,需要决定论大部分的时候是我的挚爱),费斯托斯圆盘的工艺及其上所刻的字符没有传播和延续下去是因为在当时的地中海经济政治中,字符不具备其广泛传播的条件,其中最掣肘的因素之一就是,当时人们的生活生产方式并未对自创字符和大量硬刷有迫切要求。而在2500年后的中国以及3100年后的欧洲,需求在人类社会中广泛迸发了。


以上这种理性务实的解释观点的确颇有说服力,BUT,我们人类不是理性的动物,偶尔情绪化,而是情绪的动物,只偶尔思考。相比理性论证派,随性的观点在这时候反而更可爱,那就是——Random walk theory(随机漫步理论)。


随机漫步假设认为股票市场的价格,会形成随机游走模式,因此它是无法被预测的,它源自于效率市场假说。看看今天的A股,真理真伟大。。。。。。

 

费斯托斯圆盘之迷也同样可以用随机漫步假说来解释一下吧,不是我们不想搞清楚原因,是要素太多,超出能力去拆解模型。写到这里,终于有点儿反技术流派的意思了,绕这么一大圈,我终究想说点啥?其实是想说,随机漫步的不仅仅是历史,更当是当时现世。

 

VUCA era (乌卡时代)是我们现在和子孙将要生活的世界,人类前所未有地拓展着自己能力的边界(这里要强调,啥事都一个边界,如来的五指山也有尽头的时候,不是么,拜科学教的教徒们不要再来battle了),地球连接成村落,虚拟崛起于现实,数据计算一切,甚至有种说法,未来已来。

但却偏偏,在这看似人类力量最巨大无边之时,我们提出了乌卡时代的这个名词,我们自己制造的复杂,令我们生活在更复杂的迷雾世界之中。

 

兜回费斯托斯圆盘,在公园前1700年它诞生之时,圆盘本身就是当时VUCA的典型代表,历史也有历史的VUCA,我们在面对的是历史VUCA的子孙。

 

乌卡时代的潮流,恐怕还是在这肉眼所能见的酒色财气里,从“费斯托斯圆盘”里流传过来,在每一个人眼中折透出的光里,它无处不在,随你所欲的尽可观摩体味。

因此用乌卡世相做了公号的名字,寻古望今,什么都聊,希望你喜欢。

 

(但不保证准时更新呦~


友情链接